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变身休真记-第8章 局长情妇
变身休真记-第8章 局长情妇
变身休真记-第8章 局长



     他不知道我为什幺突然就转变了过来,很高兴吃了我夹给他的菜,边吃还边砸着嘴说:「真好吃,美女送的就是好吃。」

     我又夹了口菜塞进了他的嘴里,娇声对他说道:「好吃就多吃点。」

     「好-好——,够了,够了,妳也吃啊。」他笑着边吃边说,我则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见我喝牛奶,他淫笑着对我说:「我也要吃奶奶。」

     一开始我还没有听懂他说的是什幺意思,还真的把牛奶送在了他的嘴边,他没有喝我餵他的牛奶,而是坏坏的望着我笑,我这才搞明白他说的吃奶奶是要吃我的奶。

     这时他的手已经把我衬衫的纽扣给解了开来,我上身外套在吃饭前已经脱了,黑色的胸罩立刻露了出来,在胸罩被他脱掉的一霎拉,我的两个大奶子立刻弹了出来。

    看着我上下乱颤的奶头,他一口就把它含在了嘴里,同时手在另一个奶头上抚弄了起来,我挺起胸让他更好玩弄我的奶子,突然他对我喊道,真的有奶啊。

    「什幺真的有奶?」我有点奇怪的问他,他的嘴巴一边吸着我的奶头,一边用手挤压我的另一个乳头,白白的乳汁立刻从我的奶头里喷射而出。

     我怎幺会有乳汁,随即我就敢肯定这一定是奼女功的功效,怕他对我的乳汁产生怀疑,只好装出一副淫蕩的样子,笑着问他:「喜欢吃吗?喜欢吃就多吃点啊。」

     可能我乳房分泌乳汁的时间还不长,不一会两个乳房就被他吸了个乾乾净净,突出了我的奶头,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后,接下来分开了我的大腿,褪掉了我的内裤和丝袜,开始用手指抠弄我的下体,不一会就被他抠弄的发出了呻吟。

     慢慢的就觉得喉咙发乾,嘴里变的一点味道也没有,喝了口啤酒还是一样,突然非常怀念第一次帮人口交时所尝到的对方上的味道,不由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我的这个动作被他看在了眼里,问我说道:「舔嘴唇,想吃什幺了啊。」

     「大鸡鸡,我癡笑着回答。」说完就用手抓住了他的裤带,跪在他的跨前,帮他脱掉了裤子,此时他的已经把内裤涨的鼓鼓的,把他的内裤往下一拉,一个硕大的立刻弹了出来在我面前上下晃动着。

     用手抓住他的,翻开他的包皮,露出了红红的龟头,立刻一股比上次强烈的多的味道从那上面传来,含住他的龟头,用舌头在上面来回的搅动,不一会他就受不了这种刺激,抓着我的头髮对我说:「慢点,这样吃不消的。」

     我也不希望他这幺快就射掉,吐出他的龟头,用舌头从他的马眼开始认认真真的舔了一边遍,连两个睪丸都没有放过,在享受过我的口交以后,他让我坐到了他的腿上,抱着我在我身上疯狂的亲吻抚弄。

     一会后他又让我坐上了桌子,分开了我的大腿,扶着就刺进了我的,他比那个半死不活的台湾老头要厉害了很多,我又运起阴功控制着不让他,结果他是越干越猛。

     就这样,他的喘息声,我的呻吟声,桌子晃动声,碗筷的抖动声,还有他的胯部撞击我臀部和大腿内侧的『啪,啪……』声,这些声音都交织在一起,刺激着我的慾望神经。

     在要求我连续换了四五个动作以后,终于他让我达到了高潮,由于最后一个动作是他躺在地毯上,我坐在他身上的观音坐莲式,在高潮来了以后,我立刻按照奼女功的介绍把身体往后倒,这样的话就可以让他很清楚的看见我潮吹的过程,这是天魔舞里介绍的。

     随着高潮时的强烈搜索,尿道里的液体一下下的喷射而出,全部的喷在了他的身上,好一会我的高潮和潮吹才结束,他射过精的在我潮吹的感官刺激之下,还没有从我的里拔出就又硬了起来,真的是厉害,我在心里讚歎,一个晚上我们在饭厅里干了三次,到了房间又干了六次,第二天早上我发现,他干我干的脸色都白了,整个人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到了老姊家以后,立刻炼化了这些精液,感觉功力一下子就提升了好多,洗了澡,光着身子告诉了姊姊昨天晚上的过程,姊姊很奇怪,问为什幺他和人做爱的时候就没有潮吹。

     我们都是练了奼女功的,听了老姊的疑问我也很奇怪,就拿出奼女心经又仔细的看了看,最后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一个关于名器的介绍。

     我们对照着介绍,姊姊发现自己的穴是层叠穴,就是内壁有很多的皱纹,这种穴男人干起来其爽无比。

     我的穴就更厉害了,首先我的穴也是层叠穴,并且皱纹的数量比姊姊还要多好多,其次我的还是潮吹穴,就是每次高潮都可以产生潮吹的效果,还有我的穴还可以无力自动,每次一高潮我的穴就会自己收缩,再就是我的穴外口比起里口来要稍微鬆一些,男人在抽插的时候,一到了这个收紧的地方就要更加用力的去推进,并且外口的皱纹是直的,而里口的皱纹是横的,会产生『啪矶,啪矶』的声响,成为鸣穴,最后我的穴还是泉涌穴,就是下体做爱的时候会产生非常多的淫水。

     书上说女人的那里符合一个条件的称为名器,两个的称为铜器,三个的称为银器,四个的为金器,五个的称为仙器,六个的称为神器,我的穴正好符合六个条件,竟然是神器,我看的是暗自欣喜,老姊却因为比不过我而有点不爽。

     其实即使是名器也是千百万个女人里面才能出一个的,我们两姊妹一个名器一个神器还真的是无敌了,最后书上还说,女人一旦拥有了名器就会变的淫蕩无比,怪不得我和老姊都这幺的需要男人,我们对望了一眼,原来是名器做的怪。

     练了会功,姊夫打了电话说晚上医院要做一个手术,回不了家,老姊打电话到医院确认了一下,证实了姊夫确实是要做手术回不来,我们心里一阵高兴,晚上又可以出去爽了,我拿出张局长给我的本市一家高级商场里的优惠卷,数了数有一万块,拉着姊姊开车到了这家商场,準备再添几件衣服。

     不愧是高级商场,衣服还真不是一般的贵,这一万块优惠卷也买不了几件,最后我们一人选了一双靴子,一条裙子,一件衣服就没有了,回家我找出了一双红色的网状袜配靴子,姊姊则是找了双咖啡色的袜子,姊姊买的是很短的一步裙,我觉得一步裙走起路来不是很方便,而是买了高出膝盖三寸的一条短裙,上面还是我喜欢的白衬衫,外面是黑色的针织衫。

     来到酒吧,我们两人决定打包出售,两万块一晚,加一个人加一万,次数不限,很快的我们就找到了今晚的对手,一起来的四个男人,跟着他们来到楼上的一个包厢,包厢是专门为群交而準备的。

     进去以后什幺话也没说脱光了衣服就干,最后四个人每个人都在我们身上洩了八九次直到干的再也干不动了才停鸡,我们则是因为有了男人精液的滋润而显得神采奕奕。

    之后的日子我们一有机会就出去偷换,老姊因为有老公看着,还不敢太造次,而我则是多多益善,随着功力的提高,我们对精液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每天晚上都要到酒吧寻找几个猎物才能基本满足练功的需求。

     就这样,没几天时间,原来粉红色的奶头还有阴唇已经变成黑色的了,这是不知道给多少人蹂躏才能有的战果,一开始我还在计算给多少男人干过,到后来,由于人数太多,我也懒得计了。

     终于拿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身份证,还有一张文秘专业的本科文凭,张局长帮我找关係考进了公务员,我也就成了张局长的情妇,她给我买了一栋房子,我们一有空就过去疯狂的做爱。

     我女人的天性,现在表现的则越来越强烈,每每想到这里就很不爽,我在心里拚命告诫自己:「我是一个男人,不是女人。」可是没办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发现我慢慢喜欢上了做女人的感觉,和张局在一起好像组成了一个家,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亲手做他爱吃的菜,看着他吃完。

百站百胜: